神棍秘书长

呆逼新人在线写文

[盾冬]佣工 (六)

佣工 (六)

"啊,这太好了,为什么不呢?"巴基微笑着回答他。

史蒂夫盯着他扬起的嘴角。这种甜蜜柔和的笑容,应该曾经让好多人会错意吧?他凝视着他的小佣工,像凝视着天使,金色皮肤的缪斯。他微微弯起的嘴角,下巴上流淌着蜜的沟壑,交叉放置的手指,月光下在脸颊上投下一片阴影的睫毛...史蒂夫遏止住吻他或者拥抱他的冲动,连念头也不许有。为什么呢?老天啊,因为那是冒犯,对一切美好事物冲动而造成的不可逆的损失!

他的佣工没这么想。

无论他对我说什么,我都乐意!难道史蒂夫还不明白这一点吗?难道我的暗示还不足够吗?或者是说,他根本就对我没意思?巴基内心里絮叨着。

好吧,无论如何,我要再给一点反应。

于是他再度向史蒂夫粲然一笑。

史蒂夫倒是没看见他这更加灿烂的笑容。他低下头,像在思索什么。之后他抬起头时,眼中又多了几分诚恳:

"您的扣子掉了,我帮您缝好吧。"

巴基立即伸手用手指头去够领口的扣子,当然早就不在了,他自己也清楚。他呆呆地开口:

"啊,是啊,是不见了。可您怎么...?"

史蒂夫脸上的真诚快要溢出来了:"您把衣服脱掉,我来帮您。"

话语刚刚出口,史蒂夫就感觉不妥,这实在是冒犯,实在太不尊重!如果不想个法子补救,轻则脸上开花,往重了想,恐怕他永远不和自己讲话了!当然,这些都是史蒂夫的想法,带有个人色彩的。

而巴基听了这话,连思考都未曾有,就伸手去解开扣子。史蒂夫见他这么做,连忙上前按住他的手。

巴基惊讶地抬起头来,对上史蒂夫那张正直真诚的脸庞。

有趣的是,巴基眼中的史蒂夫深沉而温柔,史蒂夫眼中的巴基更是披着一层神秘的面纱。实际上他们对对方的揣度有如三岁小孩。我不给他巧克力他会生气吗?我给他巧克力他会以后和我世界第一好吗?而思考中的他们恰好给对方一种含蓄内敛,高深莫测的感觉。

史蒂夫看着巴基那张被称之为"beauty"并且毫不逊色于杂志人物的面庞,他的灰绿色眼睛里并未像史蒂夫想象中洋溢着愤怒与反抗的意味,相反,这双眼睛闪着惊讶却又带着一点被称之为"羞涩"的情绪。

我可真是冒失!可看巴基的意思,显然是要解扣子,这下可怎么办呢?

在这样的情况下,史蒂夫的大脑高速运转着,赐予他最好的方法。

"请别动手!"他小声而急促地说道,"我...来帮您。"

巴基乖乖地拿开双手,史蒂夫专注地解着扣子,仿佛世界上只有这些扣子了。

啊,还好我的手没发抖!我真是冒失!史蒂夫想。

这真是世界上最浪漫的情景,没有之一。巴基想。

巴基配合地弯腰,转身,将衬衣脱下来,只剩一件贴身的背心在身上。他看见史蒂夫熟练地从口袋里掏出针线包时,惊讶得不亚于他知道史蒂夫是他东家的时候。

他此时已露出圆润的肩头和线条优美的手臂,但史蒂夫相当认真地在缝着扣子,倒错过了这番风景。巴基的手指再度合拢在一起,看着史蒂夫穿针引线地在他衬衣上忙活着,像在完成一件艺术品。

缝好了扣子,史蒂夫并没有接着将衣服还给他。他上下检查一番,借着窗外的光线,扯掉衬衣边上的线头,将边角理得整整齐齐。史蒂夫将衣服还给巴基,请他起身,小声在他耳边说:

"劳驾,手臂展开,是的,是的,好啦,现在彻底弄完啦。"

"真是太麻烦您了。"

"没关系,只是一点小事。您还有其他衣服需要缝补修整的吗?正好今天把它们带来,就一并弄好吧。"说着,史蒂夫摇一摇手中的针线包。

"我想没有了,谢谢您。"巴基连忙摇头回答他。

史蒂夫将针线包揣进口袋,招手邀请道:"一起吃晚餐,走?"

巴基看着他伸出的手臂,抑制住挽上去的冲动,走上前去:"走。"

巴基跟在他身后。出门后,巴基主动靠了上来。

他身上有种淡淡的香气,不像干了一天活的人身上的味道,也不像别的佣工身上,总有一种香皂冲不去的异味。但以史蒂夫的角度来说,无论什么味道,都像糖霜,像露水,像新搅的黄油,总之一切好闻的气味。

他眼底的水波更是灿如流星,清若湖水,像有颗星坠在里头,永不干涸。

眼看巴基向佣工们用餐的厨房方向去,史蒂夫拉住他:"不,我们不去那儿。"

巴基惊奇地回过头来问:"那我们要去哪里?"

史蒂夫将声音放轻,语气变柔:"如果您乐意的话,尽管光临寒舍。"



TBC

评论(25)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