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棍秘书长

呆逼新人在线写文

[盾冬]佣工 (五)

佣工 (五)

"可怜的年轻人,你究竟怎么啦?"莉迪亚面露一种老人对孩子自然而然的担忧和关心,"你从早上就不对劲。"

"我没问题,夫人。"巴基刚喝完水,正喘着气,"谢谢您。"

"不然我帮你向东家说一声吧。你是不是不好意思和他请假?"

"别!我能行的,就是..."巴基赶紧伸手去拦她,"我不在,谁去照看羊呢?"

"原来您是担心这个,"莉迪亚笑起来了,"不要紧!罗杰斯东家养的闲人还不够多吗?"说罢她就很快走出门去了。

这回巴基没阻拦。

过了没有一会儿,莉迪亚回来了,她往巴基肩膀上用力一拍:"得啦,小伙子!回去歇着吧。"

巴基正想开口,但他视线放到门外:他的东家正打那儿走过,眼睛还盯着他。

他本抿着嘴,却又因为发呆而张开了。须臾,他感到那种酥麻的感觉又爬上了他的脸---

"快,请再给我碗水!"

莉迪亚很快又给他倒了满满一大碗,他一口气又喝掉了。莉迪亚用怜爱的目光打量着这年轻人:

"看看您自己!像气闷了一样,您可不能不注意啦。"说完这话,莉迪亚就回头干自己的活儿了。

巴基用哆嗦着的手指去解领口的扣子,摸了半天也没找到。他低下头,发现领口空空荡荡,原本应该是扣子的地方只剩下两根线头。

多半是掉在哪里了,他想,希望别被羊吃进肚子里。然后转身走出了厨房,回到那个羊圈附近的屋子里。

巴基把门关上,走到那张简单的桌子旁,拉开抽屉,希望能找到式样相似的扣子。运气不错,他找到了一个。不过没有针,没有线。他首先就想到了莉迪亚,但随后打消了念头。怎么好再麻烦她呢?

算啦,少颗扣子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先这样好了。他拽拽领子,仰面倒在床上。这个史蒂夫,史蒂夫•罗杰斯,他究竟想怎么样呢?如果和自己想得一样的话...

别看房间陈设简陋,床垫倒是相当舒服,但他怎么能睡得着呢?我为什么就不和他多说几句话,不然现在也不会满脑子问号,他想着。无论如何,我下午必须得上工。为什么?唉,还不是为了再见他一面!想到这里,他不禁拿拳头砸了下枕头。

果然,下午在莉迪亚略显担忧的目光中,巴基又拎起鞭子把羊赶了出去。这次他没有上次这么快活,但仍然有那么一点期待。

但事实并非他所愿。

巴基依旧坐在树下,但没有什么恶劣的坐姿。他挺着腰,尽量让自己的背别躬起来。确定自己目前姿态端正,他才放下心。

老天保佑,他这回没有睡着。因为史蒂夫压根儿就没有出现。若是这次再像上回那样,可就没人给他看着羊群了。他于是以最难受的坐姿坚持着,阳光在树叶的间隙中直射到脸上也没躲一躲。并且巴基丝毫未意识到自己过于紧张了。

失望像夕阳消逝后的昏暗般向他涌来,搞得他真的像气闷了似的。他把羊赶回去,然后魂不守舍地离开。他不禁鼻子发酸,眼眶也疼起来,眼中还有他不肯承认的一点水光。我还在指望什么呢?巴基心里想着,步伐又加快了。

他心中被几种复杂的感情充斥,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当他抬起头来,居住的那间屋子已经近在他眼前。但此刻的重点不在于屋子,也不在于依旧酸痛的鼻子和眼睛,在眼前水光朦胧中有个人影,高大,肩膀宽阔,同时也在看着他。

他惊得一时说不出话来。他的东家倒是出声了:

"您今天下午不是不上工了吗?"

巴基回了下头,抹干快流出来的眼泪:"下午好一些,就又去了。"

站在他门口等待良久的史蒂夫丝毫也没有不耐烦的意思:"那太好了。"

巴基问他:"您来这里做什么呢?"

史蒂夫低下头:"我...想和你谈点事情。"说完复又抬起头来,像更坚定了似的。

巴基的心狂跳起来,但明面仍波澜不惊地回他:"您先进吧。"

巴基的手扶着门,让史蒂夫先进,并紧随其后。史蒂夫转过头对他说:"把门关上,巴基。"

他照做了。心里除了疑惑竟然还有一丝喜悦,即使这喜悦是他不愿承认且备感耻辱的。他给史蒂夫拉开椅子,自己坐在他对面,问道:

"您想谈什么,东家?"

史蒂夫看起来很严肃,紧张。他直挺挺地坐在椅子上,手指交叉放在腿间。不过在史蒂夫看来,巴基也相当严厉而不可侵犯。他想了一个下午的柔情蜜语此刻被巴基纠缠着的眉头给击碎,烟消云散。他甚至怀疑,当他哪怕说出一点有冒犯意义的话---对巴基而言,对方那此时服帖搁在腿上的拳头会直接招呼到自己脸上,或是舒舒巴掌然后和他的脸颊奏出响亮的乐声。是啊,太疯狂了,我们才刚刚认识多久!怎么能这么不理智呢?

实际上,巴基的心比他如今的严肃神情和坚硬的拳头要柔软细腻得多。他强壮高大的外表更像是一只猫儿伪装凶狠时露出的小牙齿。他在做事上果断,勤奋,但在这种事情上就像是个随时都可能脸颊绯红的姑娘。

史蒂夫沉默许久,在他未曾看到的巴基期待,疑惑,又带点畏惧的眼光中吐出一句话:

"您愿意在这里长久干下去吗?"

TBC

吧唧:行吧,随您

新人发文若有错误敬请指出
需要评论投喂

感谢所有红心蓝手和评论
(感觉热度一直在走下坡路哇:-(




评论(16)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