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棍秘书长

呆逼新人在线写文

[盾冬]佣工 (三)

佣工(三)

AU慎入

正文:

-

我怎么能不告诉他,我就是罗杰斯呢?史蒂夫在回去的路上想着。当然,他没有一句话否认他就是罗杰斯,但他总归有些不舒服,就像自己欺骗了巴基一样。史蒂夫为人处事,向来问心无愧,此刻对自己的话却有些疑虑了。虽然并非真正意义上的"骗",但是若是巴基知道自己的隐瞒,他会怎么样呢?

啊,想什么呢,他对自己说。我是他的东家,他是给我做工的,怎么会想别的呢?但他随即眼前便浮现出来巴基的脸,上面写着惊讶和疑惑。而且若他知道他的东家发现他开了小差,还替他放了一下午的羊?

他能想象到巴基震惊与茫然的表情,甚至还有那么一点的...失望。

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而巴基较他倒是快活多了。他把羊赶回去,路上遇见他的姑娘还大方地给了他一个果子。他一边啃着果子,一边走进厨房,在享用了备受莉迪亚偏爱的一顿晚餐后回到自己的住处。

一片月光笼罩地面,他拉上窗帘,躺倒在床上。睡了一下午,此刻巴基完全没有睡意。黑暗中他正欲闭眼,史蒂夫的面孔一闪而过,无法避免地引出一阵阵浮想联翩。

啊,史蒂夫。农庄主也叫史蒂夫。不过,农庄主是史蒂夫•罗杰斯,那可就是天差地别了!农庄主准不是这个样子。

他脑子里开始尝试勾勒农庄主的样子,并试图与史蒂夫进行对比。首先,要有一口被烟草熏黄的牙齿才行,他想。实际上刚来此处他并不知道农庄主不近烟酒。史蒂夫那口白牙应该比他好得多了!然后呢?可能是一脸络腮胡子,手里拎着马鞭,还得戴个阔边帽子。哦,他不是没有老婆吗?于是他自行在想象出来的农庄主形象上添了一丝可怜巴巴的鳏夫神情。

想着想着,史蒂夫的脸就好像和那老鳏夫的脸重合起来了---啊,不成!怎么能是这样呢?

史蒂夫不能是这个样子,绝对不行。于是那儒雅的面容像画卷一样再在他脑海中展开,晶莹的蓝眼睛...他睡着了。

无论庄园佣工还是农民,他们不在乎确切  时间究竟是几分几秒。不过是天黑了就睡觉,天刚亮就起床而已。当天空初露白时,巴基从床上坐起来,叠好被子,然后穿戴整齐。

巴基走到羊圈附近的棚舍里,铲来草料扔进羊圈。当草料大概堆起一个小丘时,他就松手,背靠在一根木柱子上,闭上眼睛。过了一会儿,远处开始有人说话走路的声音了。于是他再度检查了栅栏是否牢固后,就回到厨房。

"早上好,巴恩斯。"有人和他打招呼。

"您好。"他回应道。

当他再次端着金灿灿的薄饼找到一个位置坐下时,他旁边的几个女工们已经迫不及待讨论起来,仿佛她们是来相聚闲聊,只是顺便吃个早餐,抒发年轻少女或少妇的一番好奇心理。

"您确定看见他了吗?"一个女工问。

"非常确定,"一个金发女人回答她,此刻她骄傲得像刚下了蛋的母鸡,"我看见东家,骑着马往西边的山坡上去了。"

先前那个女工搓着手,皱着眉头思索起来。没等她说话,另外一个女工就拍拍她,然后俯在她耳旁说了阵子。

"喂,小泰,你为什么只和她说,不告诉我?"金发女工不满起来。

"你不是说过,你才不会信我的鬼话吗?"被称为"小泰"的那个笑嘻嘻地回答她。不过过了几秒,她就趴在金发女工耳边同样嘀咕了一阵。

不知是真的还是错觉,巴基总觉得,她们窃窃私语时,目光总是放在自己身上。他用余光看过去,证实了他的猜测并不假。他被这毫不遮掩的窥探目光弄得很不自在,正打算起身离去时,女工们叫住了他。

"您是巴恩斯没错吧?"

"是,早上好,女士们。"巴基扬了扬眉毛,换上一副随时都很快活的表情。

"您是看见东家往山坡上去了,对吧?您当时是在那里吧,巴恩斯?"女工们的眼睛里兴奋地闪着光。

巴基心里一下子绷紧了。若是告诉她们是或不是,那一定不是准的。但他怎么能告诉她们实情呢?我昨天太困了,没管羊自己在树下睡着了。这绝对不行,比向她们撒谎还要糟糕。

但他现在最需要担忧的是---

他的东家在他上工的第一天,就发现他在工作时睡得死死的,连东家走到自己身边,帮自己盯了一下午的羊都不知道!随即他安慰自己,指不定那只是巧了,那个史蒂夫并不是史蒂夫•罗杰斯----

可惜现在已经毋庸置疑了。

"唉,您尽管说就是了!"金发女工催他。

"是这样,女士。"巴基无可奈何地回答道,但他马上换上一副坏笑的神情,"问这个做什么?女士们要摸清敌方阵地---"

"哈,巴恩斯!"刚才那个轮番趴在别人耳边小声嘀咕的女工这下放开嗓门叫起来,"我看您来了就少言寡语,原来您也不是什么好人!"

"好吧,我投降,女士们,"巴基举起两只手,"但你们怎么这么清楚他?难道他每天也和你们一样上工吗?"

"正是,您不知道吧,"金发女工恢复了得意扬扬的样子,"他应该还会来这儿吃饭呢!"

-

TBC

-

史蒂夫•老鳏夫•霸道总裁•罗杰斯上线

评论(11)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