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棍秘书长

呆逼新人在线写文

[盾冬]佣工 (二)

佣工(二)

上一章忘记标注了 私设年上 年龄差

-

正文:

-

"下午好,罗杰斯东家。"

史蒂夫骑在马上,手按帽檐点头回应。

他并非视察,他的庄园也无需监工。尽管他依旧一脸严肃,好似一个大法官,但他此刻的确是出来闲游。他骑在马上,马一路小跑,颠得他有些昏昏沉沉。他没有什么目的地,干脆就任由马带着他走在路上。

命运驱使似的,那匹马带他去了那个青翠的小山坡。史蒂夫睁开眼睛,山坡上烈日炎炎。于是他伸手去拉马缰绳:

"嘿,停,停。我们不去那里。"

在马停下脚步的同时,他也看见了一棵树下正困得发晕的佣工。他一只手托着腮帮子,远远地看不清脸,但可以确定的是,此刻他一定是一副恹恹欲睡的样子。

不知有什么东西,驱使着史蒂夫想向他的方向去。于是他拿鞭子轻轻地敲着马的身子:"好吧,我们走。"

离得巴基还远,他就跳下马,将马拴在就近的一棵树上,徒步向对方走去。因为他发现刚才还强打精神的年轻人,现在已经沉沉睡去,他担心马蹄声太大惊醒了他。于是他将动作放轻---

看来他真的睡着了,手中的鞭子也落在地上。是啊,鞭子,那么那些羊一定是他的了,或者是说,由他看管。那如今他就睡着了,这些羊怎么办呢?他蹲下来,看着熟睡年轻人的脸庞,看来这些是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以内了:看他睡得多香!

于是他轻手轻脚地坐下来,与对方隔了五六尺的距离。那我只好替他看着这些羊了,他想。但转念他又意识到,我为什么不叫醒他呢?可叫醒他之后,我又不得不离开这里了,因为与一个陌生的牧羊人待在一起一下午,听起来的确很怪异。他总想再待一会儿,再看一眼巴基。他真奇怪!怎么在这儿也能睡着呢?他心里叨念着。

待巴基再睁眼,天色已经微微暗下来了,可他觉得好像只过了一分钟似的。他舒展了一下身体,蜷起来的腿已经有点酸了。

糟了,羊。

他费力地从地上爬起来,揉了揉眼睛,向羊群的方向看去。他在心里数着数,哈,一只也没少。他松了口气,弯腰想要捡起地上的鞭子。但有一只手先伸了出去,蹭着他的手臂,替他捡起来。

巴基抬头去看。是个中年男人。他戴着一顶深色的帽子,穿着长外套,靴子正踩在他刚刚坐的地方,手里还拎着另一条马鞭子。附近的一棵树上拴着一匹马,显然是属于他的。

巴基吓了一跳,从他手中接过鞭子:"谢谢您,先生。"

他抬起头看了一眼天空,然后低下头沮丧地嘟囔一声:"真糟糕,我竟然睡了那么久。"

对方将手撑在树上看着他:"不妨事,我替你看着你的羊呢。"

巴基这才突然明白了,原来自己睡了那么久,羊一只都没丢,并非是因为它们通晓人情,不愿让自己丢饭碗。而是因为有旁人帮了自己的忙。他惊讶地看着对方,然后满脸通红地向他道谢。

"先生,你真是太好心了。若不是您,我恐怕工作就要没了,还要赔钱。太谢谢您了,先生!"

对方对他的感谢未做回答,却温和地看着巴基,微笑着告诉他:"叫我史蒂夫就好。"

巴基仍然低着头,用余光看着他,但他就笑了:"谢谢您,史蒂夫。"然后想起什么似的,追加了一句。

"我叫巴基。"

史蒂夫听着这个陌生的名字,觉得很是稀奇。他的工人里,从没有叫巴基的;而"鹿仔"这个名字,对于一个男人来说的确是奇怪了些。不过---他生得的确像只漂亮的小鹿:绿汪汪的眼睛,轮廓清晰但又因为五官而多一份柔和的面孔,还有那头棕色,看起来很柔软的头发。

在他盯着对方看了过久之后,他终于在巴基转身离去前又回神,找到了话头:"您东家是谁呢,巴基?"

"我给罗杰斯东家做工。"

"罗杰斯?你是新来的吗?"

"我今天刚到,"巴基抓了抓头发,"结果就差点惹了大祸。"

"不要紧的。"史蒂夫安抚性地拍拍他。

"不要紧?"巴基疑惑地看着他,奇怪于他就这么为东家做了决定,"您怎么知道呢?"

史蒂夫依然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您瞧,羊都在这里。"

TBC

新人发文若有错误敬请指出
需要评论投喂。

感谢所有红心蓝手和评论

评论(10)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