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棍秘书长

呆逼新人在线写文

[柯王子]无魇之梦 (三)

雪国国王Curtis   *人质王储Jack

那天下午,Jack正打算动手收拾衣柜。他半个身子挤进了狭小的空间,一脚踩在衣服上。脚下的布料在木地板上滑过,他跌进柜子里。他的手掌根因为与布料快速摩擦而产生火烧火燎的疼痛。他趴在地上,两只手合起来揉一揉,然后费力地翻过身去。当他躺倒在一堆暖融融的大衣中时,过午的阳光透过玻璃洒在他身上。于是他干脆就躺在那儿不动了,他将手指在眼前晃一晃,阳光便透过指缝轮番照在脸上。他不免生出几分困意。

他难得任凭自己闭上眼睛,打算睡上一觉。他只记得他夜晚难以入睡,因为他宁可点灯熬油也不肯陷入真实得可怕的梦魇。只是在Curtis来过那一次以后,他的梦境被Curtis填满。他每次醒来,既想抓住那个梦,翻捡里面温柔的边角。但又有一种强烈的羞耻感硬生生地阻止他。

他感到晕眩着要被睡眠吞噬,于是放纵自己沉浸在软绵绵的衣料当中。他在半睡半醒间被走廊上的脚步声唤醒,接着一阵敲门声让他的心与敲门频率相同地猛跳了起来。看在我这么虔诚的份儿上,希望不是来送衣服的,他想。他没能有力气和勇气走到门前去打开门,他坐在原处,对门外的人说,进来。声音柔软绵长。

当他看到那人走进房间,然后转身站在他面前时,他已经确信那是Curtis。他们奇妙的联系使他们感到他们已经认识对方一辈子了,现在正在履行某个十年前就说好的约定。他们彼此心照不宣,都为相见而难抑心中喜悦,Jack悄悄低头笑了出来。Curtis背着光,使他难以看清Curtis的脸。于是他急切地将手伸给对方,叫他扶自己一把。

于是他们的手再次握在一起,Curtis的指缝里湿漉漉的。Jack在短暂晕眩中恢复过来,看清了Curtis的脸,与他第一次见到时,与他后来无数次想起时没有区别。Curtis感到Jack的脚步略显踉跄,于是他询问Jack的情况。Jack摇摇头说,只是有点头晕。Curtis坚持问他要不要找医生来,Jack笑出来,摆手说:

"找他们有什么用呢?不过是徒增烦恼!指不定他们还会用老办法放血。"

之后他捕捉到Curtis的眼神,又安抚地加了一句:

"没关系,只是在有壁炉的房子里待久了而已。"

"我不喜欢去看医生。"

"我也不喜欢。"

Curtis看着Jack为他拉开椅子,然后坐在他旁边,隔出一个人的距离。擦胸前的玳瑁边镜片。Curtis看他修剪整齐的月白色指甲,看着他胸前的褶皱。他又恨那琐碎的事使Jack无暇理他,又希望他能多擦一会儿,这样自己就能一直盯着他的脸下神。Jack也真想开口和他说句话啊,可该说什么呢?如果说了什么蠢话,倒不如就沉寂着相对无言。这时候Curtis就不动弹了,像要接近一只胆怯的小鸟,生怕将它惊飞。

Jack的动作不知何时停下来了,他转头看向窗外的一棵树,树上有个乌鸦巢。Curtis也向那个地方看去,他暗自思索,如果Jack表现出不喜欢,他就叫人将树砍去。不过Jack开口了:

"我来这里之后,只见过这一个鸟巢。"他撇撇嘴,继续说,"它们常是结群筑巢。"

一旦跨过卢比孔河,两人的谈话开始生动起来,像是重回到了人间。Jack脸上有些欣喜的提到,自己在夏伊洛曾经养过一只小鸟。

Curtis问他:"你将它养在哪儿?是笼子吗?"

他摇摇头,眉眼带一丝得意说:"不是。我把它养在我的抽屉里。"

Curtis作出一个惊叹的表示。

"其实并不是我捡到它的,是我的女佣。她来给我送熨洗衣服的时候,我就看见她的围裙里鼓鼓囊囊的。我问了她一句,她就是不肯说,结果那小鸟居然叫了一声。"

他们一起笑出声来。

"它平时就待在抽屉里。每天上午和下午,包括大概现在这个时间"他看了眼表,"我拉开抽屉,它扑腾着到了桌子边上。之后它竟飞起来了。一会儿,它自己竟又回到抽屉里去。我不会完全拉上抽屉。"

Curtis盯着他下巴上的沟壑。

那就不要砍掉那棵树了,Curtis想。

若非Curtis在把他脑子填得满满的Jack当中抓取到了一丝别的讯息,他可能会从下午待到晚上,在椅子上进入甜蜜的梦境,如果Jack不下逐客令的话。但会议确凿的时间将他拉回现实。他手指交叉放在桌上,盯着对面那位先生的衣服纽扣,看起来像极了一位专注的倾听者。对方的脸渐渐模糊了,仿佛那就是Jack坐在他的面前,向他讲述自己爱的那只小鸟儿。但他毕竟是成人,自制力也足以控制自己的思想,于是回神,想到自己刚刚的念头,不禁开口喃喃道:

"真是疯了!"

"陛下?"

"您继续。"

好在善良忠厚的官员并未就此疑惑下去,而是继续自己的话语。

Curtis反复琢磨着Jack的那句话。在他走出那个房间之前,Jack在他身后问,会不会再来。而他根本没回头。并非是不愿回头,而是不敢回头。他怕自己从胡子尖一路火烧火燎绕上耳根的红热被他看见,于是只回答说,他会的。声音几乎要滴出水来。当他听见身后的人发出一声短暂轻吁时,心里说不出的愉悦。

该什么时候去才能合适呢?

不能是清晨,若他因困乏而愿在床上多赖一会儿呢?想到Jack撅着屁股埋在柔软的被子床单里的样子,他不禁哑然失笑。亦不能是晚上,天色以暗,他却在一个王储的门前企盼与窥探,无论如何都是不应当的。那么上午和下午,究竟何时最好呢?他思索一番。若是下午去,又能看到阳光照进最西头的房间,透过玻璃洒在Jack身上;当他与自己接近时,手臂相碰时,呼出的空气相融时,沾染的Jack的气息,就少被其他的东西玷污。

他头一次有了这样奇妙的感觉,而他并不想摆脱,也不能摆脱。他任凭自己陷入,无声息地淹没。

Jack睡了很久以来最安稳的一觉。

梦境像个温柔而狡黠的妖精,她用软和的手覆上人的眼睛,用最动听的歌声击败人的内心。意志再坚定,性格再严肃的人也会不由得想到最甜蜜的画面。

如果你做一个梦,一个美梦,那会是什么样子?只有相聚,没有别离;只有欢乐,没有痛心;天使右手执长剑击碎梦魇,而左手递给你一支玫瑰;流浪的人找到了归宿,受伤的人终被温柔以待...所有人,男人女人,少年暮年,坚强或者软弱,都会对梦中的自己将内心的一切柔软和盘托出,没有保留。

而那梦中的天使呢?

他击退了恶魔,安抚着你的心神,为你营造出最安宁平和的梦境。Jack看着梦中那人的背影。那人没有穿象征圣洁的白袍子,没有光裸的双足,头顶没有金色的光圈,背上没有生出翅膀。哈,他戴着一顶旧毛线帽子,有点脱线的旧大衣,留着络腮胡子。回过头来,那双蓝眼睛依旧摄人心魂。哈,Curtis...Jack在梦中笑了。

同时又有什么一晃,隐在雪地里了。只是深眠中的王储并不知道,他还在那个可爱的梦里。

TBC

因为之前一直懒得开电脑,所以用手机备忘录写。今天中午一个手滑就把码好的第三章给删掉了,抽着小空补上的,如果有bug请见谅,可能剧情和文笔也会...小学生(本来就是小学生文笔),见谅。
因为最近重温列王传,特别心疼小王子,于是...想好的剧情一点也没有加上,完全成为初恋傻白甜文了...正在犹豫是都把剧情放在这篇文里写还是以后再开坑,也想大家给个建议。

新人发文有错误敬请指出
需要评论投喂。
感谢所有红心蓝手评论~

评论(17)

热度(35)